還記否?老底子用“耥兜”耥螺螄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0-12-30 13:31   

説起摸螺螄,大家對它都比較熟悉,即使年輕人,雖沒有切身經歷,卻也多有聽説。但要是講到耥螺螄,除了有點年紀的鄉下人,恐怕曉得的人就不多了。然而在五十年前的城東鄉間,每到隆冬季節,總能在池塘沿岸見到幾個頂着冷風、捏着個長柄網兜的人在忙活,他們就是耥螺螄的。

這裏有一幅圖,一根長長的竹柄按了一張三角狀的網兜,這就是專門用來耥螺螄的,俗稱耥兜網,而在沿江鄉間,人們乾脆稱它為“耥兜”。畫這幅圖的人叫戚寶華,老早辰光是個木匠師傅;鄉下地方的木匠,要各式各樣的物件都會對付才吃得開,用現在的話説叫“跨界”,當年的老戚師傅也“跨界”做過耥兜網,到現在還能畫得如此逼真,可見是爛熟於心了。

戚寶華原圖

説起做耥兜網,戚師傅一點都不含糊:“要想耥兜用起來舒服,關鍵要有根好的竹柄,一要竹桿直;二要粗細均勻,既要捏得牢又要用得上力;這第三呢還要有點彈性,耥的時候可以省些力氣。有了好的竹柄,還要配上一塊得心應手的耥板,耥板連結網兜,按在竹柄頭上的榫頭裏,藏在淤泥裏的螺螄,就是通過這塊耥板進入網兜的,它的作用至關重要。耥板用毛竹片削成,上面平整,下面帶孤型,口子不能太薄,便於在淤泥表層滑動自如。而網兜必須用豬血漿過,浸到水裏才不會髮漂。要想耥兜用得稱心,這幾點一定不能馬虎的。”

冬天水冷了,螺螄都鑽到池塘深處,棲息在淤泥表層,摸是摸不成了,這耥兜就派上了用場。但説句老實話:耥螺螄也是有竅門的,耥兜網揹出去的人,也不見得個個都能滿載而歸,很多人都是三腳貓朋友,幾個池塘耥下來,也只能耥個兩三斤螺螄,衣裳袖子倒弄得爛爛濕。筆者當年就是屬於這一類人,像模像樣提着把耥兜網趕來趕去,回到家裏倒出來一看,收穫實在可憐——臉盆裏的螺螄頂多也就兩餐好吃,自己都覺得難為情!

↑吳理人畫

但住在我家前面的阿釗可就兩樣了,他只要將耥兜網揹出去,一圈耥下來,肯定每次都是豐收年景,那隻沉甸甸的簍子裏除了螺螄,還有活蹦亂跳的小鯽魚、土步魚、汪刺魚和伸着長長鉗子的老蝦公。留下自家吃的,還能拿到街上去賣鈔票。哈,他老婆笑都笑煞。

別看這個阿釗,平時做生活有點僵抖抖,但要論耥螺螄卻比我們厲害多了,真是“一人有一竅”。我們這幫三腳貓不服氣,老是追着向他討教;他就擺起姿勢對我們説:“下次你們去耥的時候一定要用手勁壓住耥兜柄,使耥兜貼牢淤泥,不讓它浮起來;再一個是耥兜柄到頭時,手要往回收一收,把積在耥板上的貨色都順勢回進網兜裏……”阿釗點到為止,收起了架式。

不要以為阿釗是在賣關子,其實有很多技藝,看看不值錢,學學要兩三年,弄得不好也就失傳了。想想阿釗説的這話,還真當有點道理。

▼延伸閲讀▼

沈樹人:將性命系在褲腰帶上的玩命行當,錢塘江上搶潮頭魚

沈樹人:數字裏的杭州地名之“二涼亭”

你小辰光的杭州,他的畫裏都有!

來源:江干新聞網  作者:沈樹人  編輯:郭衞
返回
有了好的竹柄,還要配上一塊得心應手的耥板,耥板連結網兜,按在竹柄頭上的榫頭裏,藏在淤泥裏的螺螄,就是通過這塊耥板進入網兜的,它的作用至關重要。但説句老實話:耥螺螄也是有竅門的,耥兜網揹出去的人,也不見得個個都能滿載而歸,很多人都是三腳貓朋友,幾個池塘耥下來,也只能耥個兩三斤螺螄,衣裳袖子倒弄得爛爛濕。”冬天水冷了,螺螄都鑽到池塘深處,棲息在淤泥表層,摸是摸不成了,這耥兜就派上了用場。